宰相高颎被免职,隋朝政治的分水岭,从此由盛而衰

隋朝是一个短命的封建王朝,在历史上像流星一样璀璨。隋朝初期政治动荡的根本原因是太子之争,而太子杨勇失败的重要原因是开国元勋老宰相高颎被免职,而失去支持。宰相高颎被免职,成为隋朝政治的分水岭,从此隋朝由盛而衰。那高颎是因为什么被免职的呢?其最后的结局又是什么呢?

一、卷入太子之争

早在开皇五年(585年)三月己未(初八),洛阳有一男子高德上书,请求隋文帝放弃帝位,不当皇帝,而当太上皇,把皇位传给太子杨勇。高德上书与太子杨勇没有关系,他本无官职,想以此邀功请赏。隋文帝也并没有处罚他,而是就此发表了一篇议论:“朕承天命,抚育苍生,日玕孜孜,犹恐不逮,岂效近代帝王,传位于子,自求逸乐者哉!”所谓近代帝王,指的是北齐武成帝高湛和北周宣帝宇文赟,他们年纪轻轻就把皇位传给儿子,自己当太上皇纵情享乐,以致国家败亡。隋文帝认为太上皇不足为训,谢绝了高德的“好意”。

以上只是一个影子,在隋灭陈之后(589年),隋朝的太子之争正式拉开序幕。高颎是隋朝开国元勋,尚书左仆射,地位崇高,但他从未参与任何派系斗争。隋文帝即位之后不久,高颎拜为左卫大将军,本官如故。高颎的母亲去世,高颎要求去职守丧。但仅仅才过了二十天,朝廷就命令他返职处理政事。高颎流泪推辞,隋文帝下诏不予准许。在这以后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里,高颎辅佐隋文帝杨坚,为隋朝在政治、经济、军事各方面作出了重要的贡献。高颎的母亲在世时,曾告诫高颎“富贵已极”,要处处小心谨慎。

宰相高颎被免职,隋朝政治的分水岭,从此由盛而衰

隋朝宰相高颎

隋文帝受到独孤皇后的蛊惑,想要废掉太子杨勇。但是国家大事特别是皇位继承问题,必然要老宰相表态。有一次,隋炀帝试探地问高颎说:“有神凭告晋王妃,言晋王必有天下,若之何?”高颎长跪在地,禀告说:“长幼有序,岂可废乎?”他这是明确表示不同意轻易废掉皇太子。高颎是开国元勋,在朝中威望极高,他坚持皇位嫡长子继承制,没有重大理由,当然反对废杨勇,而立杨广。于是,隋文帝默然而止。

不久,隋文帝下令挑选东宫卫士到皇宫值宿卫,高颎上表说:“若陛下把强壮的卫士都选走,恐东宫宿卫太弱。”隋文帝沉下脸来说:“太子安坐东宫,培养仁德,哪里用得着壮士。”隋文帝怀疑高颎因为儿子娶了杨勇的女儿,所以向着杨勇。高颎的三儿子高表仁是娶了杨勇的女儿为妻,高颎与杨勇也成了亲家翁,但这层关系不能决定高颎就维护杨勇的皇太子地位。他的第二个儿子高德弘,也是杨广亲任的王府记室,在杨勇、杨广之间,高颎每怀至公,两边都不讨好。但是不管怎么说,在隋文帝、独孤皇后夫妇认为,高颎是卷入了太子之争,更偏向杨勇。

二、得罪独孤皇后

高颎与独孤皇后的关系本来一直很好,他原先是独孤家的常客。但独孤皇后杀隋文帝宠幸的尉迟氏女,高颎劝解隋文帝时说不要为一妇人轻弃天下,此话被杨素传到独孤皇后耳中,引起了皇后的“衔恨”。还有一件事,也增加了独孤皇后的不满。

高颎的原配正妻贺拔氏生病时皇后曾亲派左右宦官前往慰问,后夫人病故,独孤氏出于对高颎的关心,曾对隋文帝说:“高仆射老矣,而丧夫人,陛下何能不为之娶!”隋文帝即将皇后的关切转达于高颎。高颎很感动,流着眼泪陈谢说:“臣今已老,退朝之后,唯斋居读佛经而已。虽陛下垂哀之深,至于续弦再娶正室,非臣所愿。”隋文帝也就不再勉强。但不久高颎的爱妾生子,隋文帝闻讯致以祝贺,然独孤氏却大为不悦,隋文帝问是何故,独孤皇后说:“陛下还能再信任高颎吗?先前陛下欲为须娶妻纳室,颎心存爱妾,面欺陛下。今其诈已见暴露,对这种当面撒谎的人还能信任吗?”隋文帝闻听,皇后说的不无道理,从此对高颎开始猜疑疏远。

之后,高颎领军攻打突厥,大军追击越过白道,谋划进一步深入大漠,派人向朝廷请求增兵。隋文帝左右竟有人诬高颎图谋造反,但隋文帝未及批答,高颎已打败突厥班师回朝,谣言不攻自破。

宰相高颎被免职,隋朝政治的分水岭,从此由盛而衰

隋文帝杨坚

三、受王世积“谋反”案牵连而被罢相

晚年的隋文帝猜疑心加重,“喜怒无常,过于杀戮”,使“公卿股栗,不敢措言”,“其草创元勋及有功诸将,诛夷罪退,罕有存者。”苏威自解除右仆射后,不久右任纳言,仍为宰相,但在官场上的磨难使他学得圆滑多了,自此以后再也不劝谏皇帝,据理力争了。闲居多年的宰相虞庆则下场更为悲惨。虞庆则因为不愿出征平定岭南李贤之乱,又被人诬告要谋反,结果被隋文帝下令问斩。

战将王世积见隋文帝性忌刻,许多功臣不是被杀就是获罪,从此嗜酒如命,常常喝得烂醉如泥,从不与朝官谈论政事,以此来避祸。后转任凉州总管时,亲信安定皇甫孝谐犯罪,被官府缉捕,投奔王世积,王世积没敢收纳。皇甫孝谐被捕后,出于报复和侥幸求功的心理,上书告王世积谋反,称王世积请道士相面,称其为国主,夫人当为皇后。这本是纯粹的诬陷之辞,并无任何证据,但隋文帝最怕有人模仿自己篡位,得报后马上征王世积入朝,设大狱穷治其事。结果王世积被处斩,皇甫孝谐诬陷有功,拜上大将军。

在审问王世积的时候,有一些关于宫禁之事,据说出自高颎之口,隋文帝想顺藤摸瓜,构成高颎之罪,假装十分震惊,命有司追查。又有人上奏:“高颎与左卫大将军元旻、右卫大将军元胄均与王世积交结来往,接受了王世积赠送的名马。”隋文帝不由分说,即怒斥元旻、元胄,要追究高颎罪责。上柱国贺弱弼、兵部尚书柳述等一班朝廷重臣都知道高颎清白,于是站出来上奏申明高颎无罪。但隋文帝存心要除高颎,见众多重臣出来说情,更加愤怒,下令将为高颎申辩的人都交付执法官吏问罪。刑部尚书薛胄依据刑律条文为高颎“明雪”辩解,竟被“械系”,带上了刑具。这样一来,百官就没有人再敢为高颎求情了。开皇十九年(599年)八月葵卯(初十),高颎被罢免了上柱国、尚书左仆射的官职,以齐国公归家闲居。

高颎被罢免,没过多久,倒霉事又来了。齐国公府上的国令就上言告发高颎“阴事”,称高颎之子高表仁以司马懿的故事劝高颎忍耐。隋文帝大怒,下令将高颎除名为民,囚禁至内史省,进行审问。

高颎被罢相是隋朝由盛而衰的转折点,也是隋朝政治的分水岭。贤相被斥,君主不圣,很快被小人钻了空子。高颎被罢相1年后,太子杨勇被废,晋王杨广成了新太子。公元604年,隋炀帝杨广即位,隋朝政治更加黑暗,很快走上了灭绝的道路。大业三年(607年)七月,有人向隋炀帝进谗言,杨广下诏以“诽谤朝政“的罪名将高颎、贺若弼,宇文弼等杀死,高颎享年六十六岁。诸子都迁徙到边疆。

宰相高颎被免职,隋朝政治的分水岭,从此由盛而衰

隋炀帝杨广

分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