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津家百年战记(二十二)坚志田城之战:阿苏家最后的挣扎

上一篇说到,随着丰臣秀吉的势力日益逼近九州,岛津家急需出兵大友家,以加快统一九州的进程,因此等不到岛津义久病情好转再亲自出阵,而是安排岛津义弘担任岛津义久的“名代”,代替岛津义久领兵出阵。

岛津家百年战记(二十二)坚志田城之战:阿苏家最后的挣扎

岛津义弘就任“名代”

岛津义弘就任“名代”之后,岛津家陆续收到外派的密探传回来的几项重要情报。第一项情报,是在天正十三年(1585年)七月,正亲町天皇赐羽柴秀吉姓“丰臣”,改名“丰臣秀吉”,并出任关白一职。第二项情报,是在天正十三年(1585年)八月七日,长宗我部元亲向丰臣秀吉表示降伏,丰臣秀吉已经平定四国。第三项情报,是在天正十三年(1585年)八月十二日,丰臣秀吉派出一名叫做“菊田图书”的人到丰后臼杵城,与大友宗麟进行密谈,大体内容是丰臣家向大友宗麟馈赠一批铜钱和黄金,让大友家在九州进行“调略”。第四项情报,是在天正十三年(1585年)八月下旬,大友家在日向、肥后进行调略,日向高知尾城主三田井亲武已经接受了大友家的调略,答应在丰臣秀吉征伐九州时充当内应。

情况显而易见,丰臣秀吉志在天下统一,平定四国之后,下一个目标必是九州无疑,而大友家也正如岛津家众人所预料,将会在丰臣秀吉征伐九州时扮演急先锋的角色。而且,大友家已经在岛津家领国范围内进行调略,如不采取反制措施,说不定还会有一些心怀不满的国众倒向大友家。因此,尽快攻下大友家,拔掉丰臣秀吉安插在九州的这枚楔子,便越来越成为岛津家的当务之急。

岛津家百年战记(二十二)坚志田城之战:阿苏家最后的挣扎

丰臣秀吉

天正十三年(1585年)八月二十六日,岛津义久派出使者,分赴萨摩、大隅、日向、肥后、肥前等领国,要求各处领主、地头加强警戒,一旦发现丰臣家、大友家的密探、密使,立即“捕缚至鹿儿岛”。由此可见,岛津义久一开始就采取了与丰臣秀吉敌对的立场,这和岛津义久对待织田信长的态度截然不同。

同一天,身在八代城的岛津义弘以“名代”身份签署了一份书状。书状是发给岛津家老中和各处领主、地头的,主要内容是通知诸将,把家中兵力分成两部分,伊集院忠栋、岛津忠长、岛津征久、新纳忠元、肝付兼宽等萨摩、大隅众,前往八代城集结,准备从肥后进攻筑后,岛津家久、上井觉兼、山田有信、吉利忠澄等日向众,则集结于佐土原城,准备从日向进攻丰后。

然而,令人料想不到的意外突然出现。就在岛津军布置停当,正准备挥师北上的时候,肥后出了问题:在大友家的调略之下,阿苏家举兵叛变,又投向了大友家。


一、岛津家与阿苏家的关系变化

话说阿苏家的领地位于肥后与丰后、筑后、日向三国交界处的阿苏山脉及周边地区,阿苏山是一座巨型活火山,山上有阿苏神宫,供奉火山山神,阿苏家自远古时代以来就世袭担任阿苏神宫的大宫司一职。阿苏神宫在肥后、丰后、筑后、日向四国都有许多信众,世袭大宫司职的阿苏家在九州中部可以说是举足轻重的名门望族。战国时代以来,人心不古,阿苏家的神宫领地遭到四周大小领主的侵占,阿苏家虽然也组织了自己的军队,但毕竟实力有限,只能依附大友家,向大友家称臣,以保护阿苏神宫的“神领”。

岛津家百年战记(二十二)坚志田城之战:阿苏家最后的挣扎

阿苏家,位于肥后与日向、丰后、筑后三国交界处

阿苏家原本与岛津家并无交集,在岛津家势力进入肥后之后,由于岛津家支持与阿苏家有领地纠纷的名和家,阿苏家才开始和岛津家对立起来。天正九年(1581年)以来,岛津家两次试探性地进攻阿苏家,都被阿苏家智计超群的家老甲斐宗运击退。甲斐宗运老成谋国,他深知大友日益衰弱、岛津日益强盛已成定局,自己在世时还能够勉强抵挡岛津军一阵子,但在自己身故之后,阿苏家恐怕难免被岛津家攻灭。特别是在天正十二年(1584年)连龙造寺家也降伏于岛津家之后,甲斐宗运自感不久于人世,必须趁早为阿苏家谋划出路,便加紧和岛津家联系,向岛津家请降。岛津义久对阿苏家的请降自然是持欢迎态度的,但按照岛津家的惯例,国众来降都要献上领地,阿苏家来降也不能例外,只是岛津家当时忙于在肥后北部用兵,还没来得及与阿苏家商谈归降的具体条件。因此,阿苏家只是提出了归降的意向,岛津家尚未正式接受,两家的关系虽然大为缓和,但还处于一种相当不确定的状态。

这事情一耽搁,就拖到了天正十三年(1585年)七月。当时岛津家已由岛津义弘出任“名代”,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与大友家开战之事,这时,阿苏家发生了一件大事:七月三日,阿苏家的顶梁柱甲斐宗运病死。甲斐宗运死时,阿苏家当主阿苏惟光年仅五岁,家中实权由甲斐宗运之子、继任家老的甲斐亲英执掌。甲斐宗运对身后之事很是担忧,临终前再三交代甲斐亲英,一定要完成和岛津家和睦(“归降”的委婉说法)这件事。甲斐亲英其实对岛津家并无好感,但因为老父亲千叮咛万嘱咐,还是继续推行两家和睦。

甲斐宗运的死讯很快就传到了八代城的岛津家在番众那里。八代在番众中的伊集院忠栋、平田光宗两位老中,在天正十一年(1583年)因偷袭阿苏家坚志田城失败而大失颜面,两人对阿苏家恨之入骨,对老谋深算的甲斐宗运更是深为忌惮。如今甲斐宗运已死,两人私下商议,认为大患已除,阿苏家再无可惧之人,要趁机敲上一笔竹杠,让阿苏家出点血,方能一解多年来的心头之恨。

伊集院忠栋、平田光宗商议已定,便召见阿苏家派来的使者、甲斐亲英的弟弟甲斐亲乘,提出两家和睦的三个条件:一是阿苏家割让隈庄城、御船城、坚志田城三座城池,二是阿苏家和甲斐家分别派直系近亲到鹿儿岛当人质,三是在将来岛津家进攻大友家时,阿苏家要出兵参战。

岛津家百年战记(二十二)坚志田城之战:阿苏家最后的挣扎

甲斐宗运死后,阿苏家走向衰弱

甲斐亲乘对第二、第三个条件无异议,但对第一个条件则表示无法接受。甲斐亲英认为,割让坚志田城尚有商量余地,但隈庄城是甲斐家的发家之地,御船城是甲斐家现今的居城,心头之肉断无可能割下送人。此时阿苏家的实权由甲斐家执掌,两家实为一体,甲斐家不能接受的条件,阿苏家也不会答应。


甲斐亲乘知道伊集院忠栋、平田光宗是有意刁难,和这两人说不通,便去找到岛津义弘申诉,希望岛津义弘出面协调,另外提出阿苏家可以接受的条件。不料,岛津义弘也同意两位老中的意见。他告诉甲斐亲乘,割地求和是岛津家的惯例,在平定肥后北部的时候,众多归顺的国众领主甚至只能保留“一家一城”,现在两位老中只要求阿苏家割让三座城池,已是非常优厚的条件,更何况,老中在岛津家的说话分量很重,伊集院忠栋、平田光宗两位老中提出的条件,他也不便随意更改。

岛津家的条件过于苛刻,阿苏家绝无可能接受,两家谈判破裂。甲斐亲乘愤而离开八代城,返回阿苏家的本据地矢部城。

岛津义弘、伊集院忠栋等人显然大意了,他们低估了阿苏家的自尊心,还以为甲斐亲乘返回矢部城只是为了重新商量谈判的条件,因此没怎么把这事放在心上。没想到,甲斐亲乘返回后不久,阿苏家就接受了大友家的调略,公开宣布再次归顺大友家。


二、隈庄城之战

前面曾提到,天正十一年(1583年),为了攻打阿苏家的军事要塞坚志田城,岛津家在坚志田城西面的花之山上修建了五处“阵砦”(临时的城寨)。岛津家经营花之山阵砦原本十分用心,岛津义弘、平田光宗等重量级人物先后奉命主持其事,但在肥后国众纷纷降伏,特别是阿苏家也主动提出归降后,花之山阵砦的战略意义大为减弱,阵砦的指挥权交给镰田政近的儿子镰田政虎等年轻将领,防备也日渐松弛。

天正十三年(1585年)八月二十七日,阿苏家举兵归降大友之后,一不做二不休,出兵进攻岛津家的花之山阵砦。阵砦的岛津守军猝不及防,匆忙应战,被阿苏军击败,镰田政虎、木胁佑昌等守将战死。阿苏军攻占阵砦后放了一把火,岛津家苦心经营两年多的花之山阵砦顿时化为灰烬。

岛津家百年战记(二十二)坚志田城之战:阿苏家最后的挣扎

岛津家阵砦被烧毁

花之山阵砦陷落的消息传到日向佐土原城,岛津家久十分震惊。岛津家久有个特点,他敢怼天怼地,连二哥岛津义弘也不放在眼里,唯独对不怒自威的大哥岛津义久敬之如神,不敢有丝毫违背。岛津家久深知岛津义久对与大友家开战顾虑重重,出兵阿苏家又对是否与大友家开战影响甚大。因此,岛津家久虽然急于一雪国恨家仇,但仍小心翼翼地派人传书给岛津义久,向大哥请求允许出战。

不过,这一次,岛津家久多虑了。岛津军威震九州,所向无敌,称得上是能征善战,但却屡次在阿苏家手上吃亏,岛津义久对此也是非常恼火。对于花之山阵砦的陷落,岛津义久又惊又怒,下定决心这次不惜代价也要彻底解决阿苏家。

天正十三年(1585年)八月三十日,岛津家久的请战书还没到达鹿儿岛,岛津义久已经分别向岛津义弘和岛津家久下达命令,命岛津义弘率肥后在番众、岛津家久率日向众,即刻出阵,从东西两面夹击阿苏家。

天正十三年(1585年)闰八月五日,岛津义弘传令给上井觉兼(日向宫崎地头)、上原尚近(日向内山地头)、镰田政近(日向新纳院地头)、比志岛义基(日向门川地头)等日向众,要求他们紧急调往肥后作战。上井觉兼此时在岛津家久的居城佐土原城作客,两人过从甚密,正在商议两家联姻,即上井觉兼的次女嫁给岛津家久的次男岛津忠直一事,因此上井觉兼很乐意和岛津家久并肩作战,不太情愿前往肥后。无奈岛津义弘已是“名代”,其命令即是太守岛津义久的命令,上井觉兼不敢违抗,只能率部前往。闰八月十日,岛津义弘率领岛津忠长、岛津征久、伊集院忠栋、上井觉兼、川上久隅、新纳忠元、肝付兼宽等将领,进攻阿苏家的隈庄城。

岛津家百年战记(二十二)坚志田城之战:阿苏家最后的挣扎

上井觉兼

阿苏家的隈庄城守将是甲斐亲英的两个堂兄弟甲斐治部、甲斐带刀,这两兄弟是典型的传统武士,以勇武闻名,论智略则非其所长。岛津义弘在出兵之前已经调略策反了甲斐亲英的另一个弟弟林越前守,因此他对甲斐治部、甲斐带刀两兄弟的性格特点和行事作风早已了如指掌。对付这种有勇无谋的莽夫,最好的办法就是岛津家的经典战法“钓野伏”。

岛津义弘派出少量部队作为“囮”(诱饵),在隈庄城周边的町、村放火,伪装成是在进行“清野战”,并打出只有岛津家家主出征才使用的“时雨军旗”(此时岛津义弘作为岛津义久的“名代”,亦有资格使用时雨军旗),让城中守军以为岛津义弘亲自来到隈庄城周边。果然,甲斐治部、甲斐带刀看到时雨军旗,认为是这是一个奇袭岛津义弘的好机会,便打开城门,带着人马冲杀而出。然而,等待他们的不是岛津义弘,而是岛津军伏兵的弓箭和铁炮。阿苏军毕竟人少,被岛津军围着打,很快就败下阵来,甲斐治部、甲斐带刀两员主将均死于战斗中。

此战结束后,岛津军举行了盛大的“首实检”(清点斩获的首级的仪式,具有统计战果、论功行赏、鼓舞士气、镇魂驱邪等作用),并请来林越前守辨认两位守城主将的首级。经林越前守辨认,确认甲斐治部、甲斐带刀的首级之后,岛津军士气高涨,因此举行了声势浩大的“胜吐气”。“嘿~嘿~嚯~”的喊声响彻云霄,喊声传到城中,阿苏军士兵个个战栗,无不震怖。当天晚上,隈庄城中剩余的守军便趁着夜色弃城而逃了。

岛津家百年战记(二十二)坚志田城之战:阿苏家最后的挣扎


三、坚志田城之战

阿苏军弃守隈庄城之后,岛津义弘并未派兵入城占领,而是掉头攻打阿苏家的军事重镇坚志田城。岛津义弘不占领隈庄城,是为阿苏家和甲斐家保全面子(隈庄城是甲斐家的起家之地,对甲斐家来说意义非同寻常),将来和谈时好说话。阿苏家毕竟是拥有众多信众的阿苏神社大宫司家,在当地民众心目中具有神圣的地位,如果灭了阿苏家,只怕当地人心不稳,局面动荡,也不利于岛津家统治。所以,岛津家一开始就没打算要彻底消灭阿苏家,其基本战略是尽量歼灭其有生军事力量,以战逼降。

天正十三年(1585年)闰八月十三日,岛津义弘率大军来到坚志田城,在城西北的法莲寺布阵。布阵完毕后,岛津义弘连夜召集众将商议攻城之计。此时的岛津军中有很多“若众中”,“众中”是岛津家“地头众中制”的职务,是地头的下级,其领地一般是一个或数个村,配置的兵力为五十至二百人左右,说是“村长”亦不为过,就是这些“村长”,构成了岛津军中的基层将领阶层。“若”是日语中“年轻”的意思,“若众中”就是“年轻的众中”。岛津军中的“若众中”往往都是“官二代”,例如上井觉兼的弟弟上井兼秀,在镰田政虎战死后过继给镰田政近当儿子,改名镰田兼政,此时也在军中。此外,典型的“若众中”,还有平田光宗的孙子同时也是上井觉兼的女婿平田增宗、伊集院忠栋的侄子伊集院久治、桦山善久的孙子桦山久高、肝付兼盛的儿子肝付兼宽等等。这些“若众中”都急于继承父祖的事业,迫切希望上阵杀敌立功,因此纷纷向岛津义弘请战打头阵。

岛津家百年战记(二十二)坚志田城之战:阿苏家最后的挣扎

若众中,是岛津家的基层将领

但是,“军配者”(军师)川田义朗却提出反对意见,阻止了他们。川田义朗主张不宜急于攻城,理由有:第一,坚志田城的阿苏军刚刚攻陷花之山阵砦,士气正旺,如果强行攻城,即使获胜也难免会遭受较大的损失,不如围困一段时间,待城中守军士气衰竭,再攻城就容易了。第二,根据情报,阿苏家从御船城派来援军支援坚志田城,人数尚未明确,待查探清楚援军的情况,再决定作战方案不迟。第三,经过他的占卦,当年闰八月十四日至十九日为“凶日”,不利妄动刀兵者。

川田义朗出身萨摩鹿儿岛豪族武士家庭,是世代侍奉岛津家的谱代家臣。川田义朗年轻时师从岛津家家老、兵法名家伊集院忠朗学习兵法,川田义朗对兵法非常痴迷,他曾在大隅正八幡宫立下誓言,终生不娶,不近女色,以全心全意钻研兵法之道。伊集院忠朗十分欣赏川田义朗的热情和决心,不但将平生所学倾囊相授,而且将名字中的“朗”字赐给川田义朗。伊集院忠朗亡故后,川田义朗成为一名职业军师(其地位作用可参考武田家的山本勘助),俨然是岛津家中的兵法权威,深得岛津义久的信赖。岛津义久、岛津义弘出征时,都要带上川田义朗随侍左右,以便随时听取他的意见。据《岛津国史》记载,在冲田畷之战前,川田义朗曾向岛津家久进言,讲述中国古代刘邦、曹操、刘备的例子,以此论证以少胜多的可能性,他还引用《孙子》中的名句“五十里而争利,则蹶上将军”,预言必将取得敌方大将的首级。这段逸话中川田义朗的形象完全就是日本版的诸葛亮,未必真是事实,但也能说明川田义朗精通兵法,能够料敌先机,并非浪得虚名。

岛津家百年战记(二十二)坚志田城之战:阿苏家最后的挣扎

手持“军配扇”的军配者(军师)

日本的兵法传承自中国兵法,基本教材是宋代钦定的武科举书目《武经七书》(即《孙子》《吴子》《三略》《六韬》《司马法》《尉缭子》《李卫公问对》七部兵法著作的汇编)。大概是受中国民间神化后的诸葛亮、刘伯温影响,日本兵法中除了行军布阵、安营筑城等战略战术知识外,还包含有大量阴阳术数、星相命理、堪舆风水、协纪辨方等神秘主义内容。对于日本古代的职业军师来说,通过看风水来选择安营、筑城的地点,先占卦再决定出兵、开战的时辰,都是十分常见的操作。在耳川之战中,岛津义久在根白坂布阵时,也曾让川田义朗向大友军所在的方向射出“调伏之矢”,祈祷旗开得胜。所以,在岛津家攻打坚志田城时,川田义朗除了分析双方形势外,还拿出“凶日”为理由,反对立即开战,也就不奇怪了。这完全就是当时日本的职业军师们的典型思维逻辑。

不过,川田义朗的意见,又遭到了上井觉兼的反驳。通观岛津家史料,不难看出上井觉兼对川田义朗的态度不太友好。其中原因,据推测,一是因为上井觉兼也以岛津家“智囊”自居,同行是冤家,两人存在着竞争关系,二是因为川田义朗深得岛津义久的信任,这让侧近出身的上井觉兼(上井觉兼曾担任岛津义久的“奏者役”多年)难免心生嫉妒。上井觉兼在岛津家中一向是以“老好人”的角色出现的,但这个“老好人”决非完美无缺、大公无私的圣人,而是一个有着七情六欲、私下里打着小算盘的俗人。上井觉兼有意和川田义朗抬杠,他认为阿苏家不足为惧,应当速战速决,才能立威,否则将有损岛津家的威名。

上井觉兼的意见,得到“若众中”们的支持,他们都急于开战立功,不惜代价,牺牲的士兵多一点还是少一点并不在他们考虑的范围内。但是,让他们失望的是,岛津义弘并未接受上井觉兼的意见,而是采纳了川田义朗的观点。由此也可看到川田义朗作为军师在岛津家的地位,连老中也不能撼动其半分。

岛津义弘的想法,仍然是“以战逼降”的思路,他很乐意等待阿苏家的归降,不战而屈人之兵,而且,岛津家将来很快就会和大友家开战,保全有生力量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岛津义弘不愿为小小阿苏家浪费兵力。岛津义弘是岛津义久的“名代”,他作出的决策就是岛津义久的决策,上井觉兼不敢违抗。于是,岛津军的作战方针就这样确定下来了,按照川田义朗的主张,对坚志田城围而不攻,静观其变。

次日,即闰八月十四日,岛津义弘带领岛津忠长、伊集院忠栋、上井觉兼、新纳忠元等高级将领,离开本阵,前往法莲寺以南的山之尾查看地形。在岛津义弘等高级将领离开本阵的期间,岛津军本阵发生了“事故”:以镰田兼政、平田增宗为首的“若众中”,各率本部兵马擅自出阵攻打坚志田城。

这些“若众中”的战斗力惊人,出阵当天上午就攻下坚志田城的支城“甲佐栫”,下午又攻破坚志田城的“大手门”(正门)和“二之门”(第二道城门),直至二之曲轮的虎口。坚志田城的本丸是一处高地,仰攻十分困难,阿苏军凭借地利,大放火矢,一度逼退岛津军。镰田兼政、平田增宗等人欲擒故纵,佯装撤退,趁着城中守军以为已经击退岛津军的攻势,刚刚松下一口气的时候,又立即折返杀回,一举攻入本丸。坚志田城守城大将、甲斐亲英的叔父(甲斐宗运的弟弟)甲斐美作入道在本丸御殿自刃身亡,坚志田城落入岛津军之手。

岛津家百年战记(二十二)坚志田城之战:阿苏家最后的挣扎

坚志田城本丸位于高地之上

岛津军只靠几支零星的小部队,在一天之内就攻下了坚志田城,由此可见岛津军战斗力的强悍。不过,也正如川田义朗所料,因阿苏军顽强抵抗,岛津军伤亡巨大。

岛津义弘返回本阵后,才知道“若众中”擅自出兵攻占坚志田城之事。“若众中”们只用一天时间就攻破坚志田城,但岛津义弘没有任何喜悦,而是大发雷霆,命伊集院忠栋、上井觉兼两位老中调查此事。岛津义弘之所以恼怒,不外乎是因为两点:第一,岛津义弘已经就任“名代”,被岛津义久授权“国家之事御裁判”(即裁决国家大事),但这些“若众中”自恃“官二代”身份,还是像以前那样各行其是,擅自行动,根本没把岛津义弘当领导看待。第二,岛津义弘之所以不着急攻城,乃是为了给阿苏家这个“大宫司家”留足面子,既达到以战逼降的目的,又保持岛津家虔诚信神信佛、尊重神社神职家族的“义理”形象。但“若众中”们擅自出兵攻占坚志田城,逼死甲斐美作入道,把两家的关系搞僵,完全打乱了岛津义弘的计划。此前在天正十年(1582年)的肥后平定战中,诸将不听号令,各行其是,以致师出无功,岛津义弘尚能忍受,但如今他已是“名代”,诸将却仍然无视其权威,这就让岛津义弘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岛津义弘命伊集院忠栋、上井觉兼两位老中调查“若众中”违反军纪、擅自出兵一事。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镰田兼政是上井觉兼的弟弟,平田增宗是上井觉兼的女婿,两人都是上井觉兼的关系户,让上井觉兼来调查处分这两人,岂非与虎谋皮?当然了,岛津义弘命令上井觉兼来调查,很可能是有意为之,他只是摆明一个态度而已,并不是真的想要处分镰田兼政、平田增宗等人。果然,伊集院忠栋、上井觉兼在调查了一番后,都认为镰田兼政、平田增宗等人虽然确实有“妄自兴兵”之罪,但他们在极短时间内攻下坚志田城,打出了岛津家的威风,也有功劳,功过相抵,不赏不罚,不予处分。

这样的处理结果,正与此前岛津家对擅自行动的众将领的姑息态度如出一辙,很符合岛津家的行事风格。

坚志田城一天陷落的消息传到阿苏家的御船城,御船城守将、甲斐亲英的另一个弟弟甲斐亲成吓破了胆,弃城而逃。由于岛津家“若众中”攻占坚志田城,甲斐美作入道战死,岛津家与阿苏家已经彻底撕破脸,岛津义弘已经无需再顾及阿苏家的脸面。于是,岛津义弘命岛津忠长占领了御船城。

此时,阿苏家唯一能指望的,就只剩下大友家的支援了。

岛津家百年战记(二十二)坚志田城之战:阿苏家最后的挣扎

大友宗麟

一直按兵不动的大友宗麟,打算以何种形式支援阿苏惟光?大友家的援军能否从岛津义弘的攻势下保护阿苏家?统率日向众的岛津家久,将会如何行动?面对丰臣势力的步步进逼,岛津家又将选择何种应对之策?

请继续关注《岛津家百年战记》下一篇。

分享:

评论